疯帽子的三月兔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影。

【内测杰】Night ambition(5)

#鸽子王闪亮登场(其实是因为学习)
#谢谢各位天使的不懈支持!!

红皮日记里的东西简直无聊透顶,对于一个标准的伦敦开膛手来说。
老套而庸俗的记录,那些虚伪至极的言论完全不像是一个杀人鬼该有的,除了某些还算是有点意思的发言,让杰克对替代自己的监管者有了几分兴趣,当然也不过是一时起兴。
杰克一点也不愧疚自己将某个人的位置顶替,那本就是属于他的,而这简直是一件天赐的好事不是吗?恐惧的时代早该来了,现在就是准备开启帷幕的时候了。
那名开膛手露出几抹狡黠的笑容,血眸半眯着,活像发现猎物的虎豹,不得不说,在昏黄灯光的渲染下,让他多出些许血色玫瑰的模样。
此时的客厅的裘克是真真陷入一种疑惑,他疯狂的脑袋虽说是没有哪一天不疑惑的,但也不会像此时这般清醒的可怕,这是一种简单明了的疑问。
“嘿,你们有谁见到过杰克吗?”
他囔囔着突然发声了。这倒是让坐在一旁整理着秀发的美智子吓了一跳,谁都知道这个小丑和那位绅士不和,主动找他定没什么好事。“妾身不知。”于是她选择了这个答案作为最为最妥帖的选择。裘克只是烦躁的揉了揉他那头像是燃烧着的火焰的卷发。再等到里奥回来,他又问了相同的问题“嘿,你见过杰克吗?里奥。”里奥倒是好心的告诉了这个小丑“杰克?他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这个,不是开膛手杰克,裘克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又因为某个伪绅士而被搅的如颜料盘里的颜料一样乱,他为什么要管这些破事……
该死的刻薄英国佬!
小丑发誓他一但找到什么不对,就立马将那个伪绅士的头拧下来。
tbc

【内测杰】Night ambition(4)

#被强迫长期断网了一个月,谢谢小天使们没有弃
#以后会加油的
#短小不精悍
#小白ooc流
打破对峙的是那位蜘蛛小姐。
火药味十足的下场就是被损坏的房屋,以及令人讨厌的夜晚。
瓦尔莱塔这样想着,游戏一结束便看到这样的场面,十足说不上是好心情。
“嘿,先生们,请你们各退一步可以吗?无论发生了什么,在这里战斗都不会是个好计划。”
小丑依旧紧盯着那位绅士,警惕性十足,但看起来没那么想战斗,除非对方挑衅或是主动出击。
杰克率先放下了举起的指刃,他知道裘克还没傻到此时对他动手,看来自己是顶替了某人回来了?
聪明的杀人鬼瞬间明白了这一切。
于是他走过红发疯子的身边时留下了一句话:
“Jack,I am  Jack. ”
或许他只是想看到那名小丑苦恼的滑稽样子,或许只是为了给自己带来些神秘的恐惧感,意味不明的话语确实达到了他的目的。裘克沉浸于这个被设计好的故事中,但他并不打算找人帮忙,毕竟谁都不可靠,在这位微笑小丑的眼中,可能连自己都会有几分怀疑吧。
他将疑虑藏在那副狂笑面具下。现在伪绅士真的成“伪”绅士了。他不免想出来些冷笑话,但这并不好笑,还有为什么自己要在乎那个讨厌的上等人?他是死是活和自己有关吗?当然,这些疑问被裘克以“可能危害到自己”给掩盖下去。
杰克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亦或者说是属于他原来主人的房间,不过现在已经属于他了,但东西还留在里面。
那一看就是贵族的复古装饰物,书柜上一排排的书籍看着就让人头疼,以及花瓶里朵朵娇艳玫瑰,那都不是杰克的风格,而是一位不知名贵族。
怪不得小丑会怀疑自己,简直差太多了,他的原来的主人。
杰克这么想着,在那张有着精细雕刻的白橡木桌椅前坐下。有趣的是他发现了一本类似日记的东西,看来是上帝赐予了自己这个机会,为什么不看看呢?
杰克翻开了那本红皮日记。
tbc

【内测杰】Night ambition(3)

#小白瞎写,我ooc流
#好久没更,突然想起
#谢谢没有弃坑的小天使
首先发现不对的是裘克,那个粗鲁的小丑。
许是太过凑巧,在杰克回来时监管者的宿舍就只有裘克在。杰克试图无视那名小丑,他可不想惹上那样缠人的麻烦,要知道,一个没脑子的蠢货是不会懂得知难而退的。
杰克是这样想,小丑却不然了。
他倒是惊奇于这个绅士如此快结束,并且是满载凯旋,那可真是件小几率的事——自从那名杀人狂被修改后,绅士就不太容易成功了。
可能是这次的小老鼠们都是些小崽子吧。
裘克劝自己别多想,没有那个可能的。他不想干涉那么多,却管不住自己那张下意识的嘴。
“哟,这次不是老年人战绩了啊。”
好了,开始了。
一身黑衣的杰克冰冷的就像他那只爪子,眼神里是以往不存在的绝命肃杀,那感觉到不像是个英伦绅士,更像是英伦杀人鬼,与身上新鲜的血迹真是绝配。
“劝你闭上那张狗/嘴,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裘克在被激怒之余还有些怀疑,这绅士以往也不是没怼过他,不夸张的来说,他们几乎天天怼起来,可是这是第一次这名老绅士刚开始就吐出脏字。
“哈?你这个狗(和)娘(蟹)养的伪绅士 终于决定不再演戏了?”裘克低俗的下等人骂语和那古怪的嗓音,对杰克本就烦躁的心更是火上浇油,他想将这燥人的小丑的舌头割下来,最好是将他本就不多的大脑也割下来。
裘克也没得意多久,冰冷的指刃迅雷不及掩耳地划过,他只能下意识向旁一躲,却也是让脸上留下一道血口子。
该死的!
裘克也是认真了起来,今天的杰克不禁古怪且速度也比以往快上许多,要不是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身体的本能将他弹开,他的头怕不是要被捅个底朝天。
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水果刀,裘克警惕地望着杰克,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黑衣绅士如同一道黑影向他袭来,速度不减,力度大的惊人,强壮的小丑都觉得接住他的招有些吃力。
“啪”小丑的刀被劈成两半,抵挡不住杰克的利刃,裘克也是趁机将断掉的刀向前一捅,这下可好了,杰克忽略的那把破刀将他下腰划出深深的伤口,血流不止。
血液浸湿了他的黑衣,倒是不明显的留下痕迹。杰克皱着眉,表情更是不约至极,怒火也更上几层。
“他(和)妈(蟹)的该死。”
小丑觉得自己幻听了,但那确实是某位绅士所发出的辱骂,优雅的声线吐出的是肮脏的话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杰克那虚伪的礼仪不会允许他这样。
“你到底是谁!”小丑眼眸里多出的是多于平日的杀意。
tbc

放弃写车了,还是好好写我的清水吧【文档手滑删掉了】

我要shi了。

对不起喜欢那篇文的读者,实在是熬夜更文脑子混。

可能以后会补


【内测杰】Night ambition(2)

#接前文小白文笔,游戏渣

#明人不说暗话,我爱内测杰

医生小姐在电机前集中精力的破解着,直至幸运儿的惨叫传来,她才意识到,这片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必须马上转移。她只得放下手中的工作,向那个板子与窗子多些的“安全区”,那里有一台尚未破解的电机。

医生暗暗地抱怨了一句,便向那机子跑去,她的心脏并未跳动,这说明监管者还未接近,当然也可是别的什么原因。

谁的心脏永远完好?

监管者估计还在找人,她好好修机就行了,这局慈善家自告奋勇地要去遛监管者,这次是杰克,只要那个灵巧如顽猴的下等人不要太过贪玩就好,医生小姐想起以往的事就足够头疼。她解破最后一位密码,远处的尖叫和电机解开的声音交合一起,医生现在不仅耳朵疼还头疼了。那个慈善家被狠狠地摔在椅子上,监管者则在他身边小小的转了一下,现在只剩最后的大门,可以平局出去,也可以试着赌一局。

医生必须做出选择,安全还是更大的利益,诱惑刺激着她的神经,还没等她考虑好,魔术师就率先出动了。医生小姐不得不抱怨他的冲动,但被迫做了决定,就只能最下去了。上等人可不放心他们。

医生只得将门的密码解到剩下三分之一,然后等待在离慈善家近一些的地方。魔术师顺利将人救下,看起来一切完好监管者没有成功地让他恐惧震慑,只得继续追逐这些小耗子,魔术师感到无比轻松,甚至有些放松过头了——在杰克刚刚转头时,他放下自己的分身,那简直逼真极了,只不过监管者不吃这一套,他想着那隐藏的真身狠狠打下一刀,这一刀打蒙了魔术师,直接让他显出真身跪倒在监管者面前,因恐惧而发抖,这个监管者比他想象的老练多了,擦刀时间也剪短了不少,可以说是万分可惧诡异。

“小把戏,骗小孩吗?骗你自己还差不多,蠢货。”监管者嘲讽的声音伴着冰凉的触感而来,魔术师从未如此狼狈地被拖行着。鸦鸣盘旋在头顶,伴着一如既往的寒冷空气,医生是第一个感受到不对的人。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杰克的绅士风度像是被这黑夜吞噬了一样,刺骨的寒意与恐惧席卷了医生,她放弃了那什么的大利益,慈善家已经升天,魔术师救不来,再加上今晚状态诡异的监管者,医生觉得结束后一定要给自己开方治头疼的药了。

她迅速掉头跑向大门,脚步声越来越快,她只想赶紧逃走,不顾那聒噪的叫声,真是该死的乌鸦。然而还是到来了,像是死神的宣判,杰克闪现在医生的身后,她甚至只感受到了那阵随着杰克而来的风,还有那一瞬间的心脏暴跳。

接着便是剧烈的疼痛,上等人娇弱的身子受不住那样的伤害,疼痛几乎让她直接晕眩。

接着便是毫无绅士礼仪的拖行,甚至是对一位小姐,杰克都是毫不手软,这完全不对,一切都是那样不正常,不正确。

医生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却是不敢挣扎也无力抵抗,心脏被奇怪与恐惧填满,像是快要爆炸的气球。

最后就是被摔上椅子了,伤口与神经再次被折磨,医生这次终于是被痛昏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屠杀、屠杀和——屠杀了。”

杰克享受着这种美妙的感觉,这可比什么小提琴乐曲好多了,如他所愿,庄园马上就要再一次陷入混乱的黑夜。

tbc

我滴妈,我的小破文热度竟然破百了!(欢呼雀跃的咸鱼)感谢各位啊啊啊啊!!!

顺便私心表白一下内测杰。

第二章明天加加油肝出来吧!

【内测杰】Night ambition(1)

#小白文笔预警

#内测杰克预警

#暗示性CP向(有内测杰与正式杰)

#OOC警告,自我满足向

猩红之夜已然来临,触手可及的星火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等待着黎明的到来,这是杰克唯一能做的事,不包括他用他锋利的铁爪到处损害那些囚困他的墙,虽然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只不过是泄愤罢了。

杰克已经被囚禁在这牢笼不知多少日日夜夜了,堕落,拯救,再到最后不知为何被遗弃,这杀人鬼的一生如此简单而繁杂。杰克只晓得一点真相,庄园整顿了,因为某些不可逆的失控原因,具体是什么,谁知道呢?

还未等杰克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身在牢笼了。

“咔!咔!”那是杀人鬼愤怒的声音,他砍打着墙壁,手指与铁刃衔接处渗出鲜红的血液,干涸在苍白的皮肤.

这样的刑罚直至那一天,那天再次让火焰透出黑夜。

自由,自由来了!

自由错误地释放了那只野兽,让他在庄园里四处寻找,寻找属于“它”的猎物。

“刹刹”是猎物的动静,杰克向那方向挪移他的步伐,身影渐渐融入夜雾,心跳越来越快了,柜子里躲藏的幸运儿开始慌怕了,他在想现在是继续躲藏?还是出去逃跑,当然,利刃没有给他考虑的机会。

柜门被硬生生劈开,幸运儿瞳缩,这句的监管者和平时的不一样,本来想着这次是杰克,不会很强,自己也没有那样害怕,但眼前这位明显不是平日里的绅士先生。

“杰....啊!”

鲜热的血液溅出,喷洒在柜壁与幸运儿自己身上,当然监管者的利刃也染上那美丽的红色。真是好久未见了,好久没有感觉到了。那种杀戮与猎捕的快感,那种血腥的味道刺激着杰克的感官。

幸运儿挣扎着,想赶快起来,杰克没有给他一丝希望,而是直接了当的再是一爪,擦刀时间被剪短了,幸运儿只留下最后的惊恐和疑惑,便倒地不起了,阴影遮住了为数不多的阳光,幸运儿没有感受平日里已然习惯的公主抱或是气球什么的,只是脚腕一凉,好像是什么千年寒冰,幸运儿不禁一个寒颤。接下来就是他和地面的近距离亲吻,幸运儿没想到,监管者直接拉住他的右脚,将他拖走拖向那边的椅子,那动作很是粗鲁绝对不适合一位绅士。哦,那过程是真真的不好受,膈人的石头,满脸的灰土,以及重力全部被集中在那一条腿,感觉像是被撕裂了般,幸运儿不停地挣扎,但那又有什么用呢?除了给自己带来更加不适,和为监管者带来些恼怒。

“怦”的一声。幸运儿被甩上了那椅子。杰克在他身边转了一会儿,便移开了自己的目标,去向左前方的电机处了。

在最后一刻,幸运儿听见杰克好像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以前的绞刑架更方便,这椅子真是蠢爆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