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帽子的三月兔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影。

【内测杰】Night ambition(2)

#接前文小白文笔,游戏渣

#明人不说暗话,我爱内测杰

医生小姐在电机前集中精力的破解着,直至幸运儿的惨叫传来,她才意识到,这片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必须马上转移。她只得放下手中的工作,向那个板子与窗子多些的“安全区”,那里有一台尚未破解的电机。

医生暗暗地抱怨了一句,便向那机子跑去,她的心脏并未跳动,这说明监管者还未接近,当然也可是别的什么原因。

谁的心脏永远完好?

监管者估计还在找人,她好好修机就行了,这局慈善家自告奋勇地要去遛监管者,这次是杰克,只要那个灵巧如顽猴的下等人不要太过贪玩就好,医生小姐想起以往的事就足够头疼。她解破最后一位密码,远处的尖叫和电机解开的声音交合一起,医生现在不仅耳朵疼还头疼了。那个慈善家被狠狠地摔在椅子上,监管者则在他身边小小的转了一下,现在只剩最后的大门,可以平局出去,也可以试着赌一局。

医生必须做出选择,安全还是更大的利益,诱惑刺激着她的神经,还没等她考虑好,魔术师就率先出动了。医生小姐不得不抱怨他的冲动,但被迫做了决定,就只能最下去了。上等人可不放心他们。

医生只得将门的密码解到剩下三分之一,然后等待在离慈善家近一些的地方。魔术师顺利将人救下,看起来一切完好监管者没有成功地让他恐惧震慑,只得继续追逐这些小耗子,魔术师感到无比轻松,甚至有些放松过头了——在杰克刚刚转头时,他放下自己的分身,那简直逼真极了,只不过监管者不吃这一套,他想着那隐藏的真身狠狠打下一刀,这一刀打蒙了魔术师,直接让他显出真身跪倒在监管者面前,因恐惧而发抖,这个监管者比他想象的老练多了,擦刀时间也剪短了不少,可以说是万分可惧诡异。

“小把戏,骗小孩吗?骗你自己还差不多,蠢货。”监管者嘲讽的声音伴着冰凉的触感而来,魔术师从未如此狼狈地被拖行着。鸦鸣盘旋在头顶,伴着一如既往的寒冷空气,医生是第一个感受到不对的人。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杰克的绅士风度像是被这黑夜吞噬了一样,刺骨的寒意与恐惧席卷了医生,她放弃了那什么的大利益,慈善家已经升天,魔术师救不来,再加上今晚状态诡异的监管者,医生觉得结束后一定要给自己开方治头疼的药了。

她迅速掉头跑向大门,脚步声越来越快,她只想赶紧逃走,不顾那聒噪的叫声,真是该死的乌鸦。然而还是到来了,像是死神的宣判,杰克闪现在医生的身后,她甚至只感受到了那阵随着杰克而来的风,还有那一瞬间的心脏暴跳。

接着便是剧烈的疼痛,上等人娇弱的身子受不住那样的伤害,疼痛几乎让她直接晕眩。

接着便是毫无绅士礼仪的拖行,甚至是对一位小姐,杰克都是毫不手软,这完全不对,一切都是那样不正常,不正确。

医生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却是不敢挣扎也无力抵抗,心脏被奇怪与恐惧填满,像是快要爆炸的气球。

最后就是被摔上椅子了,伤口与神经再次被折磨,医生这次终于是被痛昏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屠杀、屠杀和——屠杀了。”

杰克享受着这种美妙的感觉,这可比什么小提琴乐曲好多了,如他所愿,庄园马上就要再一次陷入混乱的黑夜。

tbc

评论(23)

热度(179)